公司选择: OA帐号:   密码:
人力资源
跳过导航链接
第十八讲:【TEAM HONMA】梁文冲专访:自己打好就不用求别人 两度险些离开球场
2013年12月19日

不久前,HONMA签约球手梁文冲在亚巡赛马尼拉赛中拔得头筹。他的此次夺冠,再一次将高尔夫运动推向了众人的视野。近期,梁文冲接受了《新京报》的个人专访,让我们一同看看这位中国高尔夫一哥成功的心路历程:

 

 

人生难以被写得详尽,往往只能选择一个节点。梁文冲身上标签众多,更是难以下手。细细想来,1993年,这位三乡少年和高尔夫运动的正式“缔约”无疑是他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时刻。至今,这一“合约”已签了20年,而未来,即使退役,梁文冲也注定不会离开高球,他与高球的约定是一辈子。


20年高球路,梁文冲两度萌生去意。一次是因为伤病,怪异的腰伤困扰了他很久,最终却不治而愈。另一次是因为妻子怀孕,心神不安的他对球场失去了掌控力,前路迷惘,但最终也熬了过来。在风起云涌的高球界,很多球员驻足不前,找不到方向,但阿冲一直都在向前看。

 

起步 15岁练球 每天9小时


“高尔夫球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。你要是拿到第二,就没有人记起你”


和大多数农村走出的佼佼者一样,梁文冲并不忌讳谈个人出身,但他不会以农家子弟的身份为豪,深知这回味无穷的、充满诗意的乡村生活其实是由落伍、贫穷和凋敝的现实堆砌起来的,如果不能在此基础上实现所谓的凌越,农村的气息只会给人带来无尽的尴尬。


农家子弟要摆脱往昔生活,总要有所依托,既不能指望碰到贵人,也难期好运撞到身上,只能依赖自身的一技之长,梁文冲对此感悟颇深。


1981年,中山温泉球会开始修建,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梁文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自己和这块气势恢宏的绿地能发生什么关系。


高尔夫球会的出现给周围村民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新意。每逢农闲,梁文冲的母亲就去球会打工,偶尔给梁文冲兄弟3个带几个高尔夫球回来,梁文冲对这陌生的小白球充满好奇,他把木棍和竹子削成球杆的模样,在农田里挥打击球,玩得不亦乐乎。


1993年,以肖成汉、郑文根为首的中山温泉高尔夫球会第一代球员转向职业。球会准备培养第二代青年高尔夫球手,这给了中学生梁文冲一个机会。梁文冲打高尔夫球,获得了家人的支持,他的父亲说:“让孩子打高尔夫球,最起码要比种田好。”


初到中山球会,梁文冲就收到了来自球会首任总经理戴耀宗给予的忠告:“高尔夫球只有第一,没有第二。你要是拿到第二,就没有人记起你。”


事实上,15岁的梁文冲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。同样是15岁,伍兹和麦克罗伊等巨星已被视为未来的旷世之才,而梁文冲在高尔夫球面前还是个菜鸟。


少年阿冲的眼界没有多么长远,他只是紧盯着球会的前辈,并且有一个笨拙的想法,“前辈们每天练3小时,如果我每天练9小时,只要3年,就能抵得上他们9年的练习了。”

 

拔尖 垄断两大赛 不识冯巩


“梁文冲或许有这样、那样的不足,但肯定不是不够努力、不够坚持”


香港高尔夫的宗师级人物邓树泉曾执教中山温泉高尔夫俱乐部球队,他偶尔会让队员到附近的田地里帮农民干活,“练得好就有好日子过,练不好就回家种田,你们自己选。”


在压力和艰苦编织的网络中,更多的人被筛了下去,原本不被看好的梁文冲却留了下来。很快,狂人一样的训练就收到了效果,他开始崭露头角,拿到1995年和1996年的全国青少年冠军,1996年、1997年和1998年的全国业余锦标赛冠军,几乎垄断了中国业余高尔夫界的两项大赛。


1999年,梁文冲转为职业选手,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。“当一名职业选手和当业余选手大不相同,打球不再是单纯的乐趣,而是严肃的事业。”他说。


刚进入职业赛事,梁文冲就连续拿了几场比赛的冠军,攒了不少奖金,加上球会廖先生给他的资助,银行里共有30多万元。2001年,梁文冲把这笔钱交给了父亲,家里那栋时常漏雨的老房子被夷为平地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朱红色的三层楼房,贴着琉璃瓦,装有时髦的暗绿色玻璃。阿冲很开心,“我当时觉得,自己能帮家里做点什么,已经完成了任务。”


生活中容易满足的梁文冲,回到球场上就变了身,他永远是那个最孜孜不倦、最一丝不苟的球员。他对此非常满意,“梁文冲或许有这样、那样的不足,但不够努力、不够坚持肯定不是。”


初到球会,在同时期的小球员中,梁文冲并不是那种讨老板喜欢的孩子,“只要自己能打好,就不用求别人、要赞助。”梁文冲对自己的专注非常满意,“我的脑海里只有打球、如何打好球,没有其他花样的东西。”


有时,这种“目中无人”也会让阿冲感到尴尬。有次在北京打球,熟人问梁文冲,你看我面前这人是谁?阿冲窘得很,他知道这一定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,但确实不认识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冯巩。

 

感恩铭记温泉球会培养


20年高球路,梁文冲两度萌生去意,一次因为伤病,一次因为妻子怀孕


从接触高球至今,梁文冲总喜欢跟年长的人待在一块,他喜欢学习,愿意和别人分享经验。无论是中山球会培养的第一代球员肖成汉,还是中国高球史上不得不提的张连伟,都是梁文冲的榜样,他始终强调,跟着这些前辈走,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
仅仅将梁文冲的成功归结于勤奋,未免有智力偷懒之嫌。事实上,梁文冲勤于思考,无论对球技,还是对生活,都有着相当的感悟。一些球员困扰的左曲和右曲,在阿冲看来只是“特点”,并非“缺陷”,有利用价值,“打球不是打动作,是真的要打球。”


梁文冲高中毕业,读书不多,却常提起卡耐基的《人性的弱点》,包里那本巴尔塔沙·葛拉西安的《智慧书》也被磨得陈旧了。在他看来,书易读,但领悟很难,自身的感受和思索非常重要。


即使未来退役,他也不会离开高尔夫,他与高尔夫的缘分,从1993年起,已经注定将是一辈子。在奥古斯塔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梁文冲不断强调着“中山温泉高尔夫球会”这个词组。亚巡奖金王颁奖典礼,梁文冲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感谢中山温泉球会的培养。


随着声誉渐隆,阿冲每年的飞行里程都有几十万公里。看过了万千世界,他还是把家安在了三乡镇,他的房子和父母的房子只隔着几栋楼,偶尔想起童年插秧、割稻、抓鱼、放鹅之类的事情,不至于猛然扑空。

(文字内容转载自《新京报》) 



华美集团(国际)有限公司    WWW.UPTOP-GROUP.COM